欢迎光临本店! 【登录】 【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 > 所有分类

所有分类

© 2005-2017 一个家庭主妇真的顾不上那么娇气。干完活洗了洗伤口挤出一些脏血在上面小心地贴了一只创可贴,才长出了一口气觉得舒服多了。我抚摸着自己受伤的手指不由得想起妈妈粘满胶布的手。妈妈今年七十多了她这一生的经历可谓丰富。她小时候正是国家困难的时候也是自己家庭贫穷的时候。家里姊妹多生活条件异常艰苦,妈妈是家里老大她自然要多负担些责任。妈妈受了很多苦为了多挣钱贴补家里她带着舅舅往市里拉过货,那时候交通不发达拉货不但是徒步往返还有一百多里地那么远。妈妈拉着绳子舅舅驾着辕不分白天黑夜地奔波在坎坷不平的黄土路上妈妈的手在绳子上都勒出血。冬天家里没有煤炭烧妈妈带着姊妹们去工厂的废渣堆捡煤渣子捡得手指黑黑的。妈妈的手还握过锄头拔过猪草蒸过玉米饼子,腌过萝卜咸菜在昏暗的灯底下纳过鞋底子。到了结婚以后更是常年的操劳着伺候我们的奶奶,抚养我们姊妹三个上班下地干活,养猪养鸡她的手上结满老茧每个冬天,她的十个手指都会裂开小口子露着鲜红的肉牙有时候还会流血。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